您当前的位置:时尚天下网资讯正文

守望的天空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28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杜汶泽

  墨理全家都来给佩嘉的父母道歉,佩嘉的母亲很吃惊,她原以为佩嘉已经和墨理结婚了呢,小雅问佩嘉是否愿意继续担任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佩嘉很感动他们对自己的信任,

  小露和麦克闪婚了,麦克告诉小露自己爱上她了,一天二十四小时想见到她,在小露的蛋糕里藏了钻戒,麦克向小露求婚然后两人领了结婚证。大志也通知大家自己也有女朋友了,就是韩佩嘉,现在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大志去公司给佩嘉送花,还要佩嘉准备准备带回家去见家人,陪嫁不好意思出去了,墨理告诉他佩嘉现在是总裁了,大志听了非常兴奋。

  墨惠雅去找秦总,给他送行,临走前秦总问小雅墨理今年是不是二十五岁了。

  墨惠雅问儿子为什么不肯见秦总呢,墨理说自己不敢,而且也不想破坏他的家庭,再说他也已经有了一个父亲了,墨惠雅听了非常高兴,墨理终于肯认下袁卫国了。

  袁望带着心心一起做公车,墨理骑摩托载着葡萄,跟在公车后面,以免他们出什么事,车上袁望和袁心正在看小人书。

  袁卫国也来接袁望去学校,葡萄来着墨理去看袁心。

  袁望突然犯了病,大喊大叫起来,原来是袁卫国晕倒了,葡萄和墨理连忙把他送到了医院,墨惠雅也赶了过来,医生拿出了病危通知书让家属签字,墨惠雅痛哭了起来,葡萄主动给父亲捐肾,墨理和葡萄都去化验了,看看谁的肾源匹配。

  大志的妈妈得知葡萄要捐肾的事情很吃惊,他说袁卫国是为了要肾源才能任葡萄的,被他妈妈打了一顿。

  墨惠雅不肯离开,她害怕自己离开后就再也见不到袁卫国了,葡萄安慰她,要她回去好好休息,万一累坏了袁卫国就更担心了。墨惠雅让儿子告诉葡萄只要他们有一线希望就绝不用葡萄的肾。

  葡萄一直守着袁卫国,袁卫国很欣慰。(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袁心的父亲告诉现任妻子他的原配妻子沈秀怡要死了,她让丈夫去看看她,但是她让丈夫记住自己的身份,葡萄要多少钱都给她但是不能让她乱说话。

  葡萄的妈妈捡回了一个女孩起名叫袁心,她和葡萄的哥哥一样也是孤独症,她舅舅告诉葡萄这些年沈秀怡的生活,她也很不容易,此时的葡萄已经原谅了妈妈。

  葡萄在妈妈房间里想让她吃饭,但是却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去世了,葡萄非常伤心地嚎啕大哭起来。葡萄的爸爸在高速上车开的飞快,他想去见沈秀怡最后一面。

  葡萄一个人坐在房间里不发一言,她舅舅把沈秀怡这些年写给她的信都交给了葡萄,信中沈秀怡对自己的做法感到忏悔,她希望葡萄不要有她一样的负累,临死前她也不在怨恨葡萄的父亲,觉得他有权利选择幸福的人生。

  葡萄把妈妈的骨灰洒到了大海,她希望妈妈在天之灵能够安息。

  葡萄的父亲感到了,他和袁心聊天,袁心解释自己不是孤独症,她是疑似孤独症。沈秀怡的哥哥埋怨他不该来但是来了就谈谈孩子的事,葡萄的父亲告诉他们自己为小望和袁心找了疗养院,有专人伺候着,葡萄的舅舅表示赞同,葡萄的父亲拿出一张支票交给葡萄,但是葡萄却骂他是混蛋,她觉得自己的父亲是个抛弃妻子的假慈善家,葡萄撕了支票扔在父亲脸上,袁卫国也非常生气,他让葡萄以后不要来找自己,葡萄让他滚。

  葡萄的哥哥突然跑了,葡萄想起自己小时候被人欺负哥哥帮助自己的事。

  袁卫国的妻子让墨理去接父亲,但是他不肯,还扔了书,她希望儿子能够接受袁卫国。

  葡萄的舅舅和袁卫国喝起了酒,他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人都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怎会生出小望那样的儿子,他告诉袁卫国,沈秋怡这十七年受了很大罪,袁卫国解释自己每个月都给沈秀怡和孩子寄生活费,但是葡萄的舅舅听了很生气,他说沈秀怡没要他一分钱,她和孩子想要的只是一个完整的家。

  墨理来找葡萄,他和葡萄一起去找小望,小望在海边大喊“妈妈”。墨理虽然帮了葡萄的忙但葡萄却不买他的帐,小望下了车却不敢上楼梯,葡萄拉他时他又大喊大叫起来,墨理想帮她却被她推开了。

  葡萄回到家看到丈夫和一个女人抱在一起,她拿起酒瓶就朝他们扔过去,把卢大伟和那个女人赶了出去,原来他和那个女人原来在演戏,他觉得自己好赌是堆烂泥,他希望葡萄以后好好过然后离开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理向佩嘉说自己不会跟她结婚的,这只是自己妈妈的一厢情愿,佩嘉告诉墨理她很爱墨理,墨理告诉佩嘉就是因为她太像自己的妈妈了所以他才不喜欢她。

  葡萄的婆婆带着女儿来找葡萄,葡萄半个月没来找她了她害怕葡萄出事,来到门外她们问到了煤气,两人吓坏了使劲的拍门,最后想办法开了门把葡萄、小望和袁心送到了医院,袁心醒来就说妈妈死了,小望和袁心的病都犯了把葡萄的婆婆吓坏了,医生都跑了过来制止他们,葡萄痛苦的捂住了耳朵。

  葡萄的婆婆想去问葡萄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被她女儿拦住拉回了家。

  袁卫国来到沈秀怡原先住的院子,看着原来妻子生活的地方心里百感交集,他也对自己以前抛弃妻子和孩子们感到忏悔和难过。

  葡萄带着袁心和小望离开了原来的住处,小望和袁心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和开心,葡萄却疲惫不堪,提着很多行李还要照看他们。

  袁卫国的妻子来找他,她知道丈夫心里愧疚,好言相劝带着袁卫国离开了,这被刚回来的葡萄都看在了眼里。

  葡萄的婆婆得知葡萄被房东赶了出去非常生气,她和房东吵了起来,埋怨女儿那天不该拦着自己让她赶紧去找卢大志。

  葡萄带着袁心和小望去了酒店,刷卡时却发现卡上没钱了,原来卢大志把她的钱全部取走了,葡萄气的把手机摔了带着袁心和小望出了酒店。

  葡萄又重新回到酒店上班去了,领导冲她大发脾气埋怨葡萄走了这么久都不和自己联系。袁心把葡萄做的面里面放了蟑螂,这份面被送到了袁卫国一家人的饭桌上。

  小望又犯病了,很多厨师都拉不住他,袁卫国知道是因为自己马上开车离开了,酒店领导看着这个情景很生气,葡萄愿意为此承担所有责任,她拉着袁心和小望离开了。

  卢大志输光了所有的钱,最后他愿意拿自己的手指头赌,但是别人不肯。葡萄要离开酒店,她小姑子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葡萄不肯说。

  袁卫国的妻子回到家非常生气,冲他大发脾气。

  葡萄、小望和袁心在街上,袁心突然跑了,她跑着到处找袁心,小望因为不敢上台阶也落在了后面,墨理在街上看到了葡萄的行李。

  小望差点被车撞,被赶到的墨理救了下来。葡萄终于找到了袁心,墨理也带着小望找到了葡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理告诉袁望自己是他的朋友,希望以后还可以跟他聊天,袁望从来不让别人碰自己但是却很乐意和墨理握手,袁心很奇怪。

  袁望和袁心祝葡萄生日快乐,他们两个人都记得葡萄的生日,袁心还给墨理打了电话,墨理在一个地方摆满了礼花,他要为葡萄庆祝生日,原来墨理就是葡萄小时候很要好的那个男孩,墨理至今还记得葡萄喜欢看烟花。

  葡萄在河的对岸看到了墨理为自己绽放的烟花,这是她接到小姑的短信,她说她妈病了。葡萄看到短信就带着袁心和小望赶了回来,原来是葡萄的婆婆骗葡萄回家。

  葡萄的婆婆做好饭却看到葡萄、袁望、袁心都睡着了,她心疼的不让女儿喊醒他们。

  第二天一早葡萄的小姑大声尖叫,原来她洗澡的时候袁望就进来了,袁心还剪坏了她的衣服和LV包包,她心疼的嚷了起来。

  葡萄的婆婆去了医院,医生告诉她袁望和袁心是孤独症患者,但是至今没人知道孤独症的病因。葡萄要带着袁望和袁心离开,她觉得袁望和袁心总是给她们带来麻烦,葡萄的婆婆拦住他们不让离开。

  葡萄终于把自己所有的事告诉了婆婆,她听了心里很沉重,觉得自己没把卢大志教养好很对不住她,葡萄要她不要这么想。

  葡萄的婆婆找大仙儿给袁望和袁心看病,大仙儿说能治好袁望和袁心,葡萄的婆婆听了跪着求他治好两个孩子,她觉得只要能治好袁望和袁心自己磕几个头不算什么。

  袁心病了葡萄带着她去医院,但是到了医院袁望却不肯上楼梯,葡萄没办法把他绑在了楼梯旁让他无论如何等着她们回来。

  袁心到了医院大喊大叫医生都拉不住她,医生给袁心打了镇定剂足够她睡到输完液,葡萄去了楼梯找袁望看到他坐在楼梯旁睡着了。葡萄知道其实都是因为自己袁望才害怕上楼梯的,小时候葡萄为了让妈妈责备袁望故意从楼梯上摔了下去,从此以后袁望再也不肯上楼梯了,葡萄跟睡着的袁望道歉。

  葡萄按照大仙儿的指示一步一磕头,大街上很多人围观,也有热心人劝葡萄,记者也跑来采访葡萄,但是她却一言不发。(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葡萄的同事们看到了电视上葡萄磕头的镜头打电话给卢小露,卢小露跟大家解释是因为葡萄的哥哥和妹妹有病,有一个大仙儿告诉她这样磕头可以治好哥哥和妹妹,所以她才这么做,大家听说了葡萄的事都很伤心,他们觉得葡萄太苦了。

  袁卫国到了公司听到公司人议论葡萄马上去办公室打开电脑,他看到了自己的女儿磕头的情景非常震惊,他要去找葡萄的时候被妻子拉住了,她劝袁卫国冷静但是袁卫国甩开她拉自己的胳膊开车去找葡萄了。

  袁卫国来带现场看到那么多记者惧怕了,他害怕以后面对媒体的质问,葡萄磕头从他身边经过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父亲就在旁边,袁卫国心痛的闭上了眼睛。

  卢大志看到了自己妻子上了电视,马上起身要去找葡萄。

  墨理看到葡萄想起了小时候葡萄一次次帮助自己的事,他心里很难过,开车去找葡萄,他还记得又一次自己帮助葡萄给她帮了倒忙,别人毁了葡萄所有的贺卡。

  卢大志跑过去拉葡萄起来被她妈妈拦住了,旁边的墨理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葡萄为她祈祷,所有看着电视的人们都感动的掉了眼泪,大家纷纷为葡萄祈福。

  葡萄终于磕到了终点,人晕倒了,卢大志背着她和母亲一起把她送到了医院,谁也没留意墨理捡起了葡萄掉落的项链。

  卢大志的妈妈守在葡萄身边不肯吃饭,卢大志怎么劝也不行,袁望穿着内裤在家里晃来晃去,这让卢大志一家人觉得很崩溃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卢大志突然想起了妹妹一直这么和他相处。

  葡萄的同事都来看望葡萄,他们让小露休假在家好好照顾葡萄,墨理在葡萄家门外静静地待了很久。

  袁卫国拿着那张和沈秀怡的家庭合影陷入了深深地自责,他觉得自己很卑鄙很自私。

  卢大志去了大仙儿那里,他要找他们算账,两人吓坏了按照他说的彼此打了起来。

  葡萄醒来看到袁心和小望还是老样子,她婆婆跟葡萄道歉,她自责自己不该出这样的馊主意,葡萄不出声只是默默的掉眼泪。

  葡萄跟卢大志说自己愿意离婚,但是卢大志不肯和葡萄离婚了。

  袁卫国和他的妻子一直想办法对付葡萄,他们都怕葡萄说出以前的事,而墨理联系自己的一些朋友要他们捐钱给孤独症患者。

  很多记者围住葡萄的家人拍摄他们,孤独症协会的会长找到了他们,希望可以帮助到小望和袁心。墨理把支票放到了一个袋子里扔到了葡萄家开心的离开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葡萄的婆婆去了孤独症学校,她看到那些的了孤独症的孩子们忍不住哭了起来,她觉得那些孩子太可怜了。

  穆老师告诉他们,她在等待时机重新办孤独症学校,袁心不愿意去孤独症学校上学,她觉得自己没有孤独症,她只是意思孤独症。

  袁卫国愿意替春明还债,春明听了非常激动,愿意帮他的忙。

  葡萄回到家看到查墨丢在家里的钱,葡萄觉得这钱他们不能要,葡萄的婆婆也这么觉得,就连陆大志居然也不肯要。陆小露劝葡萄好好想想。

  穆老师请来了葡萄参加孤独症慈善会,她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和他的妻子,她仇恨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在慈善会上讲述了自己的经历,袁卫国的妻子害怕她说出袁卫国的事赶忙打岔,但是葡萄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另外她还把查墨送给她的五十万交给了慈善会,让他们给更需要帮助的人。

  陆大志开心的告诉葡萄,袁心那个小魔女终于睡着了,他很喜欢袁心和小望,他们不嫌自己没本事,以后他要和葡萄一起养活袁心和小望,葡萄感动的掉了眼泪,她很感激陆大志。

  葡萄的婆婆晚上来看袁心和小望,晚上还要和葡萄睡一起,陆大志挠挠头不明白自己母亲到底什么意思。

  袁卫国的妻子觉得葡萄就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会爆炸,袁卫国告诉她自己很害怕葡萄的眼神,那种不计后果的眼神,自己去见葡萄好让她知道父亲在乎她,哪怕得到的是责骂,袁卫国的妻子让袁卫国赶紧把葡萄弄走,要不她心里不会踏实。

  葡萄磕头的事登上了报纸,很多人跑到他们家安慰他们,陆大志和葡萄都很生气,尤其是陆大志骂妹妹不该把葡萄的事说出去,这时一个孤独症康复机构的请葡萄的哥哥和妹妹去康复机构进行康复训练

  葡萄和陆小露去看了康复机构看情况。葡萄的婆婆让陆大志带着袁心和袁望去名片上的地方。

  康复机构的负责人告诉葡萄如果她可以坐这里的代言人,他还可以送葡萄去美国留学,而且袁心、袁望也可以一起去。

  葡萄的婆婆问医生假如他的儿子和儿媳有了孩子会不会也是孤独症,医生告诉她曾经有这样的案例,她听了心里很沉重,把这件事告诉了儿子,陆大志明白了母亲的意思,他告诉母亲他答应了葡萄和她好好过日子,他可以不要孩子,他母亲说了非常生气。(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陆小露极力的劝葡萄去美国,她的婆婆也劝她带着袁望和袁心一起去美国。

  葡萄背着自己的哥哥上了台阶,袁望上去后还会背新华字典,葡萄很高兴,但是袁望突然病犯了,原来是他看到了袁卫国,葡萄生气的关上了门,袁卫国从门缝给他塞了一张支票,葡萄捡起来撕了让他滚,袁卫国告诉葡萄他还会再来的。

  陆大志一个人喝闷酒,他母亲夺过他的酒瓶自己喝了起来,她告诉儿子有人愿意出钱让葡萄出国,还会给袁心、袁望治病,葡萄不愿意去,但是她劝葡萄去,虽然她觉得对不起葡萄但是她决不能对不起陆大志的爸爸,陆大志告诉他母亲,自己不能再对不起葡萄了。他妈妈终于想通了,她让儿子以后好好挣钱,就算以后他们有了孩子是孤独症也可以花钱治好。

  陆大志带着袁心、袁望一起去海边玩耍,他们两个玩的尽兴时陆大志拿出自己事先藏好的玫瑰交给葡萄,祝她生日快乐,葡萄告诉陆大志自己已经答应去美国了,陆大志让她在国外好好地照顾自己,心里闷了不舒服了就给他打电话,实在过不下去就回来,葡萄听着忍不住哭了起来。

  墨理的哥们喊他出去玩,他不肯去,望着葡萄的挂坠继续努力阅读办理孤独症机构的资料。

  葡萄的婆婆找穆老师询问美国的情况,她还要给葡萄准备生活用品,葡萄和小露回到家告诉她葡萄明天一早就要去美国了。

  第二天一早葡萄一家人都来送葡萄、袁心、袁望。机构的负责人交给葡萄一些镇定剂,他怕袁心、袁望发作起来影响其他旅客,春明跑到了旁边接电话,原来这一切都是袁卫国的安排。

  墨理一早去了葡萄婆婆那里问葡萄在不在,她喃喃的说自己对不起葡萄,此时的墨理才知道葡萄去了美国。

  袁卫国打电话给春明,葡萄无意听到了自己父亲的声音,狠狠的挂了电话,墨理也赶了过来,却被葡萄打了一个耳光,查墨和陆大志打了起来。

  葡萄跑去找袁卫国,袁卫国跟他解释自己在帮她们,葡萄很生气的告诉他,他要赶自己走她就偏不走,从今以后自己会让他永不宁日。葡萄走后袁卫国突然腹痛痛苦的蹲在了地上。

  小露得知葡萄的父亲是袁卫国很惊讶,陆大志很生气的要去教训袁卫国,被他母亲拦住了。

  佩嘉告诉墨理自己也想加入他的机构,另外还给他带了冰袋敷脸,墨理邀请她进来喝茶被她回绝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理看到了葡萄去找她,但是她的母亲看到他时让属下马上喊他过来,自己有事和他说。

  葡萄跑到市场部,她要去做市场部经理,市场部策划部经理让小露给自己倒杯咖啡,小露不买她的账,正在这时总裁喊她过去,她嘱咐市场部经理自己很不喜欢她,让她知难而退不要把关系搞僵。

  墨理本来准备去美国去找葡萄,但是他一看到葡萄在公司就主动跟母亲请求去市场部,他母亲让他做经理助理,墨理虽然不太愿意做佩嘉的助理但是为了去市场部他还是答应了。

  佩嘉介绍墨理给大家认识,她让葡萄做自我介绍,葡萄站起来只说了自己的名字,墨理过去和她打招呼,她爱理不理。佩嘉对葡萄冷嘲热讽,用激将法让她凭真本事吃饭,葡萄针锋相对。

  墨理表示支持葡萄,也相信他能行,佩嘉让她接替一个女孩接替市场部助理,葡萄并不是太懂。

  佩嘉喊墨理到自己的办公室,她请墨理以后不要替葡萄说话,墨理并不想听他的话,墨理把她的手拿到旁边,也不愿意和她待在一个办公室。

  整个市场部的人都使唤葡萄,把葡萄忙的焦头烂额,她抱着资料走的时候撞到了墨理,这时候葡萄无意看到自己的吊坠抢了回来。佩嘉心里复杂的看着他们两个的一举一动,总裁打来电话,佩嘉说事情有点棘手。

  葡萄打开电脑看资料,墨理发信息给她她生气的把资料摔了,她戴上耳机不理会他。袁卫国看到自己女儿忙碌的情景很欣慰。

  袁心拿着喷漆把客人的车子喷坏了,卢大伟很生气袁心吓得犯了病。

  葡萄的婆婆去找袁卫国,上前就打了他一耳光,袁卫国问他到底想要什么,葡萄的婆婆告诉他自己是为了葡萄而来,她希望他可以善待葡萄,现在的一切都是他做爹的应尽的义务,袁卫国解释自己也有难处,但是葡萄的婆婆不理解。她想要袁卫国认下葡萄和袁望。

  小露提醒葡萄,她们是来和她们难堪的,不是来给他们打工的,但是葡萄说做人要有责任感,工作一定要做好,她要努力学好做好份内的工作,她要小露做个出色的经理。

  小露陪葡萄加班到深夜,终于把手头的工作完成了,小露还帮她叫了外卖吃。

  袁卫国来问葡萄第一天上班适应不适应,他很高兴葡萄到自己的公司上班,但是葡萄不相信,袁卫国请求她原谅自己,但是葡萄说只要他承认自己好色、自私、懦弱、卑鄙,只要他承认自己就原谅他。

  葡萄的婆婆劝慰葡萄不要总是这样,葡萄不肯听,她要让袁卫国付出代价,葡萄的婆婆说如果葡萄真的想毁了袁卫国分分钟就可以做到,只是在心里她还是不忍心,这样下去不是让他们难受而是让葡萄自己难受,如果有袁卫国的帮助她可以过的好一点,但是葡萄不听,她要凭借自己好好努力挣钱。葡萄的婆婆终于把孤独症遗传的事告诉了葡萄,葡萄明白了婆婆的意思,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和卢大伟在一起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卢大伟去找葡萄,葡萄不肯再见他了,卢大伟明白一定是母亲和葡萄说了什么她才会这样。葡萄自己躲在屋里伤心哭泣,她理解婆婆的心情,她那么不容易的拉扯大志和小露长大,总盼望她能给自己生个孙子,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她想通了要和大志离婚。

  葡萄的婆婆劝自己的儿子,如果有了袁望那样的儿子最后他不要孩子了那才是最大的罪孽,小露觉得怎么样也不能不管葡萄,他们的母亲说自己绝不会不管葡萄的,如果他们真心帮助葡萄就该想想葡萄到底想要的什么,这些天就不要去打扰葡萄了,让她好好想想。

  袁卫国去海边跑步,他妻子体贴的给他拿水喝,她告诉袁卫国葡萄在公司实在是太危险了,她请袁卫国做出选择,如果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的话怎么能保护别人呢,她觉得袁卫国的顾虑太多了,很多事只有一搏才会有结果,既然他17年前已经做出了选择就不要后悔。

  葡萄惊喜的发现袁望上厕所学会关门了,她将家中一切有可能伤害到袁望袁心的东西全部藏了起来,然后才放心离开上班。

  葡萄的婆婆要给袁心、袁望送早饭,发现他们早就吃过了,她高兴的让儿子放心,大志还是很担心袁望、袁心。

  葡萄的婆婆早上和打扫卫生的阿姨们打招呼,她们发现葡萄就是那个磕头的女孩激动地跑去看,葡萄将昨晚加班完成的工作一份份分发好,等大家都来了她问大家今天有什么工作可以做,大家吃惊的看着她。

  总裁告诉佩嘉她太低估葡萄了,而此时墨理到现在还没来上班。

  下班后葡萄匆忙跑回了家,他看到袁心犯了病,袁望锁在厕所里不出来,袁心嚷着要上厕所,葡萄最后只好把门撞开。

  墨理问小露葡萄为什么离婚,小露正准备告诉他时袁卫国来了,小露马上离开了。袁卫国想问下墨理上班的情况,他借口工作离开了。

  袁卫国让小露陪自己聊聊,袁卫国夸她能干,小露很高兴,袁卫国告诉小露她的工资年薪一百万,小露非常兴奋。

  葡萄整理好一切匆匆忙忙的跑回了公司,她们刚好和袁卫国的妻子一个电梯,她含住葡萄想和她谈一谈。

  葡萄警告小露千万不要被袁卫国收买了,小露把自己妈妈做的饭交给葡萄,让她不要生妈气了,葡萄并不怪小露的妈妈。

  袁心的头被卡住了,袁卫国主动开车载着葡萄回家,家里已经围了很多人,大志终于将袁心救了出来,大家都很欣慰。袁卫国想下车但是他怕袁望犯病开车离开了。

  佩嘉告诉墨慧雅袁卫国带着葡萄离开了,葡萄下午没上班,墨慧雅非常生气的给丈夫打电话却打不通,她生气的把电话摔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穆老师来找葡萄,葡萄留她一起吃午饭,看到葡萄那么能干称赞葡萄,她告诉葡萄自己的儿子得了孤独症,她的丈夫受不了打击得了抑郁症最后自杀了,她想告诉葡萄她这样反感别人的帮助会给袁心、袁望带来不好的影响,她希望自己可以带着儿子来找袁心、袁望玩,葡萄答应了。

  袁卫国让妻子看资料,都是一些赌徒流氓,这些人都是卢大志的朋友,他要设一个局让卢大志去赌博,最后葡萄无法帮助大志肯定回来求他们的。

  大志要去帮助葡萄,他妈拦着不让去,但是卢大志根本不听。

  墨理询问小露,葡萄为什么没来上班,小露想起了葡萄的话,小露告诉墨理请他转告他妈和未婚妻没事别找葡萄麻烦,墨理解释佩嘉不是他的未婚妻,他问小露她们为什么找葡萄麻烦,小露骂他猪脑袋。

  葡萄想找人照顾自己的哥哥妹妹,但是很多人看到袁心和袁望那个样子就离开了,最后终于有人答应了问葡萄要三千块,葡萄答应了。

  墨理带着小露回来,她要请小露妈妈吃饭,她答应了。

  墨理说自己不知道哪里惹了葡萄,她总是莫名其妙骂自己,小露骗他说,他不应该戴耳钉不要穿名牌,不要游手好闲。小露来到葡萄家看到哥哥在,他饿坏了抢过饭盒要吃,但是小露说这是给葡萄他们兄妹吃的,卢大志又把饭盒还给了妹妹。

  葡萄的婆婆问墨理为什么那么关心葡萄,他说自己喜欢葡萄,而且她就要离婚了,葡萄的婆婆听了很生气的离开了。

  墨理回到家看到佩嘉在他家洗澡,墨理请她穿上衣服,也请她自重,佩嘉告诉她自己帮他做好了一切,明天还会喊他起床。

  卢大志的那些赌友喊他去玩牌都被他拒绝了。

  葡萄把所做事宜交给保姆,保姆看她走后把本子扔在了一边自顾自的坐下,根本不管袁望、袁心。

  墨理把车停在公司楼下,然后在车里睡了一夜,就为了早上能和葡萄一起上班,葡萄见到他还是爱理不理。佩嘉告诉葡萄由于她无故矿工被开除了,墨理过来解围,葡萄训斥了墨理一顿他还很开心。

  王大洲要总裁陪自己去喝酒,她拒绝了,佩嘉主动请缨被她否决了,她要让葡萄去,佩嘉明白了她的意思。

  葡萄和小露表演的非常精彩,所有的公司员工都惊呆了,墨理得知葡萄和王大洲品酒也跑了过去,王大洲对葡萄赞叹不绝。

  袁卫国得知葡萄陪王大洲喝酒也过去了,王大洲得知葡萄是市场部助理要挖葡萄过去,给他一百万一年,他以为墨理是葡萄男朋友,要他们一起去,一人一百五十万,正说着袁卫国来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理终于告诉了葡萄自己是小时候的朋友,葡萄虽然想起来了,但是葡萄还是把他暴打了一顿,佩嘉过来骂葡萄,她说葡萄是小三坐着袁卫国的车招摇过市,葡萄嘲笑她想嫁给墨理最好洗洗自己的嘴巴,因为自己很有可能是她未来的婆婆,她还让墨理好好管管他媳妇儿。

  墨慧雅很生气,墨理过来问母亲葡萄到底是谁,她转身离开,他问袁卫国,袁卫国请他不要管自己的事情,墨理离开后袁卫国又开始腹痛,他强撑着并没有去医院。

  葡萄回到家看到袁心和袁望都不在了,急着冲了出去,这时卢大志带着袁心、袁望回来了,他告诉葡萄保姆受不了走了,以后他再也不离开葡萄了,墨理来了,葡萄抱着袁心进门了。

  墨理开车离开时碰到了袁卫国,他下车问袁卫国为什么来葡萄家,袁卫国倒车离开了。

  葡萄让卢大志离开,卢大志告诉葡萄自己和母亲闹翻了,他要和母亲断绝母子关系,葡萄骂他不该这么做,她要拉着卢大志一起回去,葡萄看他那个样子答应他留下来了,但是必须马上办理离婚手续,卢大志不愿意和葡萄离婚,葡萄很真心的告诉大志,她很想和大志一起好好过日子但是不可能了,她不能对不起婆婆。

  袁卫国被送到了医院,医生让他的妻子签署病危通知书。

  墨理又来找小露,小露警告他什么都别问自己,墨理很生气却没有办法。袁卫国劝妻子赶紧回公司处理事情,他很抱歉让她担心了,墨慧雅很心疼他,袁卫国觉得身体上的痛苦倒是可以抵消心理上的痛苦。

  葡萄的婆婆去找穆老师,她问穆老师是不是美国可以治疗好孤独症,穆老师告诉她现在全世界都治不好孤独症,她很失望。葡萄也来找穆老师了,她觉得自己错了,她请求穆老师帮助自己更好的了解自己的哥哥和妹妹。

  卢大志开车送货也带着袁心和袁望,袁心在车上一刻都不肯停歇下来,卢大志总是很耐心的哄着他们。

  卢大志出来看到袁心、袁望坐在路边,车却不见了,而车上却有一车的货物,卢大志很着急却没有办法,也不敢丢下袁心和袁望。

  公司的老板告诉卢大志要求他赔偿一百万。

  医生告诉墨慧雅,最有效的治疗办法就是换肾,但是袁卫国的血型很特殊,最好找直系亲属进行换肾,如果不仅快治疗的话可能人就不行了。墨慧雅听了哭泣了起来,她要求自己换肾给袁卫国,医生摇了摇头。

  卢大志的一帮赌友又来找他,诱惑他去赌,卢大志虽然不想去但是想到丢货物的一百多万犹豫了,他无意间发现袁望的超强记忆力,开始教袁望认牌,袁望居然可以猜出每张牌,卢大志狂喜,他要带着袁望去赌博,葡萄打电话给卢大志,他最后还是没有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卢大志不接电话,葡萄隐隐开始担心了起来。

  卢大志带着袁望去赌博,每次都赢了,卢大志高兴的时候他们悄悄换了牌。袁望心露难色。

  墨理又去找小露,小露告诉墨理葡萄烦了不想干了。

  警察来了,将进行赌博的人全部抓住了。

  袁望和袁心被抓走了,卢大伟侥幸逃脱,他非常后悔自己不该来赌博。心心打电话给葡萄,葡萄顾不得什么跳上墨理的车让他马上带自己去警局,警察告诉葡萄卢大志带着袁望、袁心去赌博,袁望看到旁边穿黑丝袜的女人忍不住摸了人家的大腿,那女人和她的丈夫不愿意了,要打袁望。

  墨理问袁心袁望为什么不肯走楼梯,袁心告诉了墨理,墨理就开始劝慰袁望不要让葡萄那么累,墨理喊住葡萄问她上次去美国为什么没有去成,如果有困难自己可以帮她,葡萄骂墨理的母亲是狐狸精,墨理很生气的质问葡萄到底和袁卫国什么关系,卢大志冲出来打墨理,葡萄带着袁望、袁心离开然他们两个人都滚的远远的,不要再让自己看到。

  大志的婆婆赶了过来打儿子,丢下了莫名其妙的墨理愣在了那里。但是墨理一直没有离开守在葡萄家门前。

  葡萄哄睡了袁望和袁心,她开始想念自己的妈妈,同时葡萄也理解了妈妈当初的难处和痛苦,她一定会努力,好好待妹妹和哥哥。

  袁卫国问医生如果找不到肾源自己还能活多久,医生告诉他每次做透析就像过鬼门关,而且由于他的血型特殊肾源只能碰运气,医生把并发症都告诉了他,袁卫国请求不要住院了,医生给他开了抑制药和止痛剂,还要带着呼叫器随时呼叫,袁卫国明白他要做好随时会死的准备,他请求医生对他的病情保密,医生很快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

  卢大志去了葡萄家门前,又不敢敲门。徘徊了很久走到了公园里,由于腿痛躺在了路边。

  墨理告诉佩嘉自己跟她不可能,他说话非常的难听,墨理问袁卫国到底和葡萄什么关系,但是袁卫国包括他母亲也不肯告诉他,墨理告诉他们即使不择手段他也要知道事实真相。

  袁卫国告诉墨慧雅自己不肯告诉葡萄是因为他怕葡萄知道了会以为自己需要她的肾才去找她的,那样会更恨自己,墨慧雅他卢大志的事她会抓紧的,只要卢家领情他们和葡萄的关系就会有所缓和。

  佩嘉一个人去喝酒,她因为墨理的那些话很伤心。第二天墨慧雅特意安慰佩嘉,她要佩嘉不要再管葡萄的事情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志被人追赶着还钱,幸好被路过的墨理救下来了,墨理觉得葡萄简直脑子进水了才嫁给卢大志这样的人,卢大志气坏了。

  葡萄想让袁心去正常的学校去读书,她可以去陪读,她会安排好自己的工作和袁望。

  一帮追账的人去了大志的家里,家里只有他的母亲和小露两个人,两人不知所措的看着那帮人。

  袁心在课堂上受到了嘲笑犯了孤独症,穆老师告诉葡萄其实袁心很希望可以和别人交流但是她有没有交流的能力,所以以打乱别人来引起注意,只要好好引导还是有希望的。

  卢大志承认自己把车铺抵押出去赌博了,就是为了赢回丢车的钱,她母亲觉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们一定得还这笔债,她让老板给她一周的时间,让她去想办法。

  那帮人走后大志的母亲让儿子跟自己进屋,她告诉儿子自己准备把铺子给卖了。

  墨理去银行取钱想帮助卢大志,但是他的银行卡全部被冻结了,他连卡也不要了开车回去,他告诉小露昨天他和她妈吵架了,小露让她好好想想办法。

  墨慧雅打电话给小露,她责问小露为什么没来上班,小露撒谎自己出了点小车祸,刚处理好,墨慧雅问小露需要不需要她帮忙,小露很奇怪,觉得这真巧合。

  墨理喊来他的哥们,让他们给自己凑一百万,他们告诉墨理,他们都被家里人警告不许借钱给他。

  墨理回到家责备自己的母亲,他非常生气母亲这么对待自己,袁卫国告诉墨理,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不想墨理帮助卢大志,他要自己帮助葡萄,还说出了自己是葡萄父亲的真相,墨理猜到了袁望也是袁卫国的儿子,他看不起自己的母亲和袁卫国,他觉得他们不该这么做,袁卫国所做的一切只能叫赎罪,而不是帮助。

  袁卫国很伤心,他觉得墨理说的对,他是坏人,他要赎罪,也应该去赎罪。

  墨理去葡萄家,葡萄一看到他就关上了门,墨理转身看到了旁边的卢大志,请他一起去喝酒。卢大志看出了墨理根本不知道他们家的那些事,所以他现在觉得墨理长得挺顽皮的,墨理莫名其妙不知道什么意思。

  墨理和别人打了起来,卢大志冲上去帮忙,最后两人被警察抓到警局去了,墨理还乐。最后小露把两人救了出来。

  墨慧雅和袁卫国去找葡萄的婆婆,主动要求帮助他们,葡萄的婆婆不愿意接受他们的帮助,请他们离开。(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露知道母亲拒绝了袁卫国和墨慧雅的帮助很生气,卢大志开着墨理的车离开了,大志的母亲气的砸了旁边的东西,她比谁都为难。

  卢大志开车超速被警察拦住了,最后还是喊来墨理解决了问题,墨理喊他上车带他去了拳击场,两人要练拳击,墨理说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卢大志这么点背的人,卢大志告诉墨理自己要离婚了,说完就向墨理冲了过去。

  大志的母亲告诉女儿自己宁可卖了房子睡马路也不愿意去求别人,小露觉得自己母亲很无情。

  墨理告诉大志钱的事情他来想办法,大志拒绝了,他自己的事情他要自己解决,请墨理带自己去见袁卫国。袁卫国见到大志很客气,大志告诉袁卫国,葡萄有个口袋里面全部是关于他的资料,这么些年一直收集所以说明葡萄从来没有忘记他这个父亲,他请袁卫国不要和葡萄对着干,葡萄这个人耳根子软。卢大志恳求袁卫国以后不要再让葡萄难了,她够苦的了,说完这些卢大志离开了。

  卢大志让墨理多帮助葡萄,毕竟他是葡萄的哥哥,葡萄和她父亲的事只有他才能调节,墨理劝卢大志不一定非要离婚的。

  墨理答应不要葡萄的事说出去,但是他们必须把卢大志的债还了,袁卫国告诉墨理他已经把这事解决了,墨理还要求让袁卫国辞职由自己来担任他的职位,原创剧情,这样公司不会因为他而毁掉,袁卫国爽快的答应了,他还要把自己名下的所有股份转移给墨理,但委任之前请墨理担任他的助理,还有希望墨理能调节自己和葡萄的关系。

  卢大志和葡萄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正在办理时,葡萄得知卢大志接受了自己父亲的帮助,葡萄并没有生气但是还是执意和卢大志离了婚。

  葡萄去找墨慧雅和袁卫国,她告诉他们卢大志欠的钱她还会的,以后她和袁望也不会再他们的面前出现,袁卫国向葡萄认错,承认他的自私和无耻,他还告诉葡萄墨理将要代理自己的职务,他退下来以后就要承认葡萄和袁望是自己的孩子,袁望看到袁卫国犯了病,葡萄在旁安慰了很久袁望才安静下来,葡萄告诉袁卫国以后彼此互不相干。

  墨理告诉葡萄不管她怎么选择怎么做他都会支持葡萄的,他也不想多说什么以后看他怎么做就好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志的母亲要攒钱还给袁卫国,她知道葡萄仁义,像一个人把这事担下来,大志和小露听了她的话都去工作挣钱去了。

  佩嘉意外的在网上看到了卢大志的事情,她去找小露还送她礼物,她感激小露对墨理的帮助,然后询问葡萄的情况,小露什么都不肯说,但是最后经不住佩嘉的诱惑还是告诉了她一些自己家的事,墨慧雅看到她们两个在一起问她们谈什么。

  墨慧雅询问小露身体怎么样了,小露说自己好多了,墨慧雅让她多注意休息,她觉得卢大志是个好人让大志来公司上班,随时都可以过来,小露打电话给大志,大志答应上班,墨慧雅还告诉小露以后她有任何困难都可以告诉自己,自己都会帮助她,佩嘉并没有走远听到了她们之间的讲话。

  葡萄拒绝了残疾人补贴,带着袁望和袁心去找工作,她求以前的同事帮助自己,她答应让葡萄来上班。

  大志的妈妈要卖房子,赶回来的葡萄阻拦了她。

  袁卫国将自己的遗嘱给墨慧雅,墨慧雅撕了遗嘱她告诉袁卫国自己一定会找到肾源,袁卫国劝慰她自己现在每周都要做透析,随时都会死掉的,他觉得墨理会是个很好的操盘手的,他们要好好打造墨理接任他的工作,墨慧雅很伤心,她觉得袁卫国走了自己以后的生活将会很悲惨。

  葡萄准备好袁望袁心的午饭和晚饭,出来时遇到了墨理,墨理给他们带来了早饭。葡萄终于认出了墨理是自己小时候的朋友,她很开心的笑了。

  佩嘉主动请示墨慧雅需要自己做什么,墨慧雅告诉佩嘉自己有需要找她的,至于墨理没事不要打搅她,佩嘉出去后墨慧雅打电话给李博士希望他全力找肾源。

  佩嘉喊住墨理问他怎么这么久没上班,墨理告诉她自己要做总经理的助理了,佩嘉想和他谈谈,但是墨理说自己有事离开了。

  袁卫国很用心的教墨理操盘事宜,墨理学的很快,袁卫国很欣慰,袁卫国很知心的告诉了墨理自己的心里话,墨理也告诉他自己所思所想,他不希望袁卫国对自己这么彬彬有礼,而是像个真正的父亲那样,即使打骂都可以。

  几个工人嫌累丢了打扫的工具,在旁的袁望把工具摆好。

  袁卫国给孤独症的机构捐款,正说着他的嘴巴出血了,但是他还是没有说出自己生病的事情只是跑到卫生间冲洗了一下。(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理和袁心袁望玩的很开心,墨理告诉葡萄自己一直叫她老大,只是葡萄不答应而已,葡萄告诉墨理自己在他离开后等了很长时间。

  墨理小时候要为葡萄点燃烟花,后来却被他妈妈带走了,而葡萄在他们约好的地方等待了很久,她还给墨理带了礼物。墨理告诉葡萄他在每年的四月二号都会燃放烟花,他从来没有忘记过葡萄。

  卢大志去葡萄家,可是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于是他就坐在门外等候,墨理开车带着葡萄、袁心和袁望回家了,卢大志忙躲在了旁边,看到他们开心的样子感觉很欣慰,他知道墨理听进了自己的话会好好照顾葡萄他们的。

  墨理告诉葡萄自己的母亲是个控制狂,她什么都给自己安排好,葡萄觉得墨理身在福中不知福,但是墨理不这么想,他母亲总是把他仍在寄宿学校不管不问,葡萄气的打墨理,她说天下所有的母亲都一样的。

  葡萄的同事们来看望葡萄给她带了很多礼物,葡萄很开心。

  小露把大志交给自己的钱转交给母亲,但是她却生气的离开了,小露忙追了过去。

  卢大志跟着以前的朋友去追债,不惜伤自己,这一切都被佩嘉看到了,她提醒卢大志这样伤口会感染的,她还亲自为卢大志包扎了伤口然后离开了,卢大志看她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墨理和葡萄在桥上聊天呢,意外的看到了婆婆和小露,葡萄问她们出了什么事,葡萄的婆婆什么也不肯告诉她拉着小露就离开了。

  大志不肯接墨理的电话,墨理安慰葡萄自己一定会找到大志的让她不要担心,墨理让自己的哥们帮忙寻找卢大志的下落。

  秦总和李经理见面,他告诉秦总葡萄是袁卫国的小三儿,秦总让他好好考虑下下步该怎么办。

  墨理打电话给葡萄,他告诉葡萄自己在工作,葡萄责备他不该老是熬夜,墨理很开心他觉得葡萄开始心疼他了。

  墨慧雅很快知道李经理和秦总见面的事,她让属下多加留心,回到办公室看到儿子还在工作,问他有没有需要自己帮忙的,墨理摇头。

  墨慧雅告诉袁卫国,秦总肯定会有大的动作,这个时候让墨理接班太冒险,袁卫国让墨慧雅和秦总和解,毕竟他是墨理的父亲,但是墨慧雅否决了。

  佩嘉把二狗的名片交给墨理,就是卢大志讨债的公司,墨理责问佩嘉怎么知道卢大志在二狗的公司,佩嘉却让她请自己吃饭。(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志的母亲看到他讨债,大志以看到自己的母亲就跑了,他母亲昏了过去。

  佩嘉告诉墨理卢大志的一切都是他父母一手设计的,佩嘉威胁墨理最好好好对待她,否则他会把这一切都告诉葡萄,墨理生气的离开了。

  肾源的事情医生一直寻找但是情况并不乐观,医生劝他让自己的孩子过来进行测试,尽快的进行手术。

  墨理回到家拉着袁卫国出去被墨慧雅拦住了,墨理责问他为什么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对待卢大志,墨慧雅问墨理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墨理对他们特别失望,他让袁卫国好好想想要是葡萄知道了这件事他的下场是什么。

  袁卫国现在宁愿自己死了也不愿意再去伤害葡萄,墨慧雅劝慰他应该好好活着这样才有机会给葡萄一个家。

  大志一直没有回家,葡萄明白他不理自己是不想拖累自己,葡萄很埋怨自己不该一直想着报复袁卫国才会这样,所以她打算放弃报复,让袁卫国多做点好事也好,墨理听她这么说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墨理心里很复杂,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葡萄,他问袁心自己该怎么做但是却看到袁心把所有的上好佳都吃完了。

  袁卫国一直做慈善事业,为孤独症机构捐款,他问墨理葡萄的婆婆病情怎么样了,墨理说还好。袁卫国告诉校长在国外很多孤独症患者都可以工作,而且还有些是科研方面的高手,他建议模仿国外的模式,资金方面由他来解决。

  葡萄去看望葡萄,葡萄劝慰她大志一定会好起来的让她不要太担心。

  佩嘉问小露墨理是不是爱上葡萄了,小露说这是墨理的一厢情愿,小露不小心把葡萄上班的地点告诉了佩嘉。

  墨慧雅让手下的人调查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她还让属下想办法让葡萄住院但是还不准属下伤害葡萄,这时秦总来了,他问墨慧雅公司的人怎么收购他们的公司。

  秦总问墨慧雅要不要自己帮忙收拾葡萄,墨慧雅对于他知道葡萄的事很震惊。她打电话告诉袁卫国这件事,袁卫国马上赶了回去。袁卫国告诉墨慧雅秦总并不知道他和葡萄真正的关系,如果知道他早就曝光了。

  佩嘉去找葡萄,被墨理拉走了,墨理警告她最好管好自己的嘴巴,佩嘉无意看到了秦总,他开车赶往葡萄家的方向。

  秦总派人去找葡萄,要给葡萄五百万要她找袁卫国麻烦,葡萄和婆婆一起把他哄了出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佩嘉告诉他们是墨理想泡葡萄所以才故意陷害卢大志,卢大志要和葡萄复婚但是葡萄没有同意。葡萄找到墨理问他到底是谁干的这件事,她不相信这件事是墨理做的,但是墨理一口咬定是自己做的,葡萄很失望的离开了。

  袁卫国调查到了秦总的背景,他明白秦总说要收购他们的公司并不是夸口,墨理回来告诉他们陷害卢大志的事是他干的,他让卢卫国好好想想。卢卫国气恼的扔了药片。

  小露也不相信这件事是墨理干的,大志让葡萄好好休息然后拉着小露离开了。大志回到家告诉母亲他要和葡萄复婚,但是他的母亲还是不同意,她害怕葡萄生出孤独症的孩子,但最后她看大志那么坚决也不再坚持了,小露也表示同意哥哥和嫂子复婚。

  大志的母亲给袁望找了一份在图书馆做管理员的工作,那里的负责人同意了,大志的母亲非常高兴。

  大志每天接送心心上下学,袁望也开始了图书馆的工作。有人打电话给葡萄,自称是孤独症患者的家长,他想和葡萄好好聊聊,葡萄接了电话就出去了,但是却被那人迷晕抓走了。墨慧雅告诉袁卫国不管她做了什么都是为了他好,袁卫国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跑到了医院,葡萄醒来看到了婆婆和袁卫国,还有小露,小露告诉她晕倒了,医生说她太劳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袁卫国接了一个电话就离开了,他临走前嘱咐葡萄好好休息。

  墨慧雅告诉医生请她全世界找肾源,不管花多少钱她都愿意,她深爱着袁卫国不想失去袁卫国。

  大志的母亲带着葡萄和大志看望工作中的袁望,袁望看着哥哥忙碌的样子很高兴,有客人问袁望字他轻而易举的回答了出来。

  小露去找佩嘉,她骂佩嘉是个妖精,还说葡萄和墨理是天生一对,她再怎么专营都没用。

  墨理让哥们查了秦天尧的公司,正说着小露冲了进来,她告诉墨理葡萄病了在医院里住着呢。墨理还是忍住了不去看葡萄,他让哥们盯着秦天尧,另外让江姐的酒吧歇业两天,这样葡萄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墨慧雅询问医生患有孤独症的人可不可以捐肾。她回来后属下告诉了佩嘉是泄密者,然后她去见小露问她情况,小露说她觉得墨理在代人受过。(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露看出葡萄并不爱哥哥,而墨理却一直深爱着葡萄。

  墨理每天去练习拳击,每次都被打的很惨,在旁边的迈克都不忍心看下去了,嚷着别打了。

  小露告诉母亲那件事并不是墨理干的,真正的幕后人是袁卫国,小露的妈妈想不明为什么墨理为什么对葡萄那么好。墨慧雅要让袁望捐肾给袁卫国,袁卫国觉得这么做太残忍了,但是墨慧雅告诉他如果他死了自己也不会活下去。

  墨理将这段时间秦天尧所见的人一一给袁卫国和母亲看,墨理知道了秦天尧费尽心机的想要对付他们,他想知道这是为什么,袁卫国看到墨理如此用心很欣慰,他建议马上把公司交给墨理,但是墨理觉得自己还没有足够的经验,袁卫国很高兴做墨理的助手。

  袁卫国把秦天尧所有的情况都和墨理做了详细的介绍,墨理猜到了他们和秦天尧有私人恩怨,墨慧雅告诉墨理韩佩嘉不再值得信任。

  汤老师告诉葡萄学校开始正式招收孤独症儿童了,她很感激葡萄,如果不是葡萄的话袁卫国不会这么帮助他们。

  袁卫国在图书馆外面悄悄看望袁望,卢大志看到了请他进去但是袁卫国知道袁望见到他就会犯孤独症就不进去了,他约大志好好聊聊,他想帮助卢大志,但是卢大志拒绝了,他怕葡萄不高兴。大志让袁卫国经常看望袁望,慢慢的他就会接受他了。

  袁卫国听了他的话戴着口罩去了图书馆,他帮助袁望一起整理书籍。

  墨慧雅让属下盯着佩嘉,墨理让佩嘉去德国做主管,但是韩佩嘉却不愿意,她告诉墨理自己没有输过。

  袁卫国帮助大志的母亲背着袁望上楼梯,出来后赶紧服用了药品,休息了很久才缓了过来。佩嘉去找葡萄问墨慧雅和葡萄的关系,佩嘉想要问出袁卫国和墨慧雅的秘密,她告诉葡萄作恶的人是墨慧雅,而不是墨理,她想要和葡萄联手对付他们,这一切都被墨慧雅的属下看在了眼里。

  医生让袁卫国24小时佩带紧急呼救器。墨慧雅去找葡萄跟她解释自己陷害大志的原因,葡萄不肯原谅她。墨慧雅离开时大志的母亲喊住了她,她知道有些事肯定比她的面子更重要的事,她也知道墨慧雅有难言之隐,大志的母亲告诉墨慧雅葡萄最恨别人骗她。(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露告诉葡萄她希望葡萄可以和墨理在一起,享受属于自己的生活。葡萄很开心。袁卫国告诉墨慧雅自己终于可以和儿子在一起了,他想为袁望买双鞋,而且袁望的一些习惯和自己还挺像的,墨慧雅告诉他葡萄并没有责骂她,她的家人也原谅了自己的道歉。

  墨慧雅告诉袁卫国她想吃袁卫国做的菜,袁卫国让她好好休息自己马上去做。

  袁卫国带袁望一起去买鞋的时候犯病了,不小心弄掉了口罩,呼救器也丢在了旁边,小望帮他按了呼叫器袁卫国才得以及时送到医院,墨慧雅来到医院看到小望在急救室的门口坐着。

  葡萄和袁心一起玩的时候,心心看到了墨理的车就跑了过去,墨理问葡萄他妈妈是不是去找葡萄道歉了,葡萄告诉他是的然后和心心坐着大志的摩托离开了。

  墨慧雅把袁望送了回来,顺便也带回了袁卫国买给袁望的鞋子,小露在旁纳闷觉得墨慧雅有点不对劲都不太像她平时了。

  佩嘉打电话给大志约他见面,大志应约前往,佩嘉让他陪自己喝酒,大志很爽快的答应了,佩嘉趁大志喝醉了套他的话,大志喝醉了就告诉了佩嘉葡萄和墨理的关系。

  墨理又去找葡萄,葡萄对她很不客气,墨理要在葡萄家安装监控设备,葡萄终于肯原谅他了,墨理很高兴。

  佩嘉问大志墨理为什么喜欢葡萄,大志说是因为葡萄太好了,大志互掐骗佩嘉,说墨慧雅陷害自己都是为了帮儿子追葡萄,大志好告诉佩嘉自己知道他们的秘密,一直骂他们是孙子。

  大志醒来发现自己和韩佩嘉睡在一起,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韩佩嘉告诉他昨晚他们俩喝醉了然后就在一起了,佩嘉以此要挟大志告诉葡萄和袁卫国之间的关系,大志觉得佩嘉简直脑子进水了,要是墨理知道了这件事,正说着墨理打电话要接她去机场,佩嘉告诉他自己在酒店,墨理就开车去酒店接他,到了酒店看到佩嘉和韩佩嘉抱在一起。

  佩嘉告诉墨理自己不去德国了。

  墨慧雅带着袁望去做了血型测试,结果出后她打电话给袁卫国。

  佩嘉假装大志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自己,她告诉墨理自己不会那么傻,她只想要和墨理结婚,墨慧雅回来问韩佩嘉到底怎么回事,她借口自己父亲身体不好。(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佩嘉告诉小露自己喜欢卢大志,小露不小心说漏了嘴,告诉佩嘉葡萄是袁卫国的亲生女儿,佩嘉听了这话很得意,小露气的泼了她一脸水。

  大志向墨理道歉说自己不小心睡了佩嘉,墨理责备大志不该胡说八道,还告诉大志佩嘉骗了大志,事实上佩嘉怎么可能让他睡呢,大志告诉墨理自己什么都没告诉佩嘉。

  袁望出了点小意外被马老师送了回来,大志的妈妈问大志昨晚去哪里了,小露告诉妈妈大志昨晚和韩佩嘉在一起,所以自己被韩佩嘉骗了告诉了韩佩嘉葡萄和袁卫国的关系。

  韩佩嘉去找秦总,她告诉秦总自己手里有可以让墨慧雅跪地求饶的消息,秦总愿意答应韩佩嘉所有的条件。

  葡萄去找袁卫国,她告诉袁卫国和墨慧雅韩佩嘉已经知道了自己和袁卫国的关系,让他们做好准备,不要以对待自己的方法来对待韩佩嘉,袁卫国很开心他觉得女儿开始关心他了。

  袁卫国也建议要用真诚打动韩佩嘉,墨慧雅同意了,她和袁卫国一起去看望韩佩嘉的父母,还为他们找来了医生看病,佩嘉的母亲觉得他们很好,然后又问佩嘉昨晚去哪儿了?佩嘉借口自己昨晚加班了。

  大志的母亲劝自己对葡萄放手,大志觉得母亲也不帮助自己了。

  医生打电话给袁卫国,袁望的肾和他相匹配,袁卫国很高兴,他儿子可以救他了。

  墨理越来越喜欢葡萄了,还经常通过视频盯着葡萄看,迈克觉得他很白痴,墨理让他盯着韩佩嘉,她现在开始和秦天尧见面了,自己很怕韩佩嘉,也不想让葡萄受到伤害。

  大志亲手做了饭给汤老师送来,请他帮袁望找点事做,汤老师答应了。

  韩佩嘉告诉墨慧雅自己要加入董事会拥有股份,另外还要和墨理订婚,墨慧雅告诉佩嘉,自己可以答应给她公司的股份,但是不能答应她和儿子订婚,因为她酒后失德,佩嘉告诉墨慧雅她会去劝自己的儿子的。

  袁望见到袁卫国没有再喊,汤老师很惊奇,袁卫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袁望说自己很喜欢袁卫国送自己的新鞋子,袁卫国开心极了。汤老师提醒袁卫国和葡萄袁望生理上的需求,毕竟他已经27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袁卫国向墨理咨询怎么处理袁望的生理问题,墨理有点不好意思,袁卫国对于这次交流很开心,他觉得这样才想一家人的一样。

  佩嘉要过来和葡萄好好谈谈,他还亲自背袁望上楼梯,葡萄求她 不要把自己和袁卫国的关系出去,佩嘉告诉了葡萄自己的经历,她请葡萄不要再见墨理了,葡萄没有回答转身离去,但是她心里开始动摇了。

  墨理来找葡萄,葡萄告诉墨理以后不要再找自己了,希望他好好对待韩佩嘉,墨理离开时遇到了小露,小露问他怎么了他也不回答转身离开了。

  大志的妈妈要给大志找媳妇,大志很开心。

  小露告诉葡萄,那是韩佩嘉为了博取葡萄的同情,葡萄让小露不要再在自己面前再提起墨理这个人。

  墨理去找佩嘉 让她别逼迫自己,但是佩嘉还是不肯改变注意。佩嘉随后去见了秦总,她告诉秦总他肆无忌坦的和他见面就是为了引起墨惠雅的重视,这样墨惠雅才会答应她的条件。墨惠雅很快知道了佩嘉和秦总见面的事情,她明白她这么做就是因为手里抓住他们的把柄,而自己又没有同意她和佩嘉的婚事。所以他准备让儿子和韩佩嘉结婚以拖延时间,

  墨理听到他们的话很生气,他觉得自己已经给了袁卫国很大时间了。他现在该说出这件事了。

  墨惠雅将墨理的父亲告诉了墨理,墨理听了很吃惊,袁卫国告诉墨理他的母亲很爱他,秦总连这件事都不知道。

  大志和他的母亲都希望葡萄和大志复婚,但是葡萄告诉大志自己一直把他当亲人,而不是爱情,所以她不想再和大志复婚了。大志不明白葡萄这是怎么了,既不愿和墨理在一起也不愿意和他复婚。、

  葡萄较袁望、心心乘坐公车和摄影,在车山心心一刻都不闲着还去打扰别的乘客。

  墨理约了佩嘉,佩嘉临时有事来不了了,让墨理给她打包回去。

  袁卫国趁着女厕所没人带他去了女厕所,袁卫国解释这样是为了满足袁望女厕所的好奇心,葡萄很开心。

  墨理答应取佩嘉,小露看到他们亲密的样子很吃惊,佩嘉很得意。(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望已经完成接受了袁卫国,还和心心玩的很开心,而袁望也开始可以上楼梯了,葡萄和袁卫国很开心,葡萄很感激袁卫国。

  大志的妈妈做好了饭,介绍仙草和仙草的父亲给葡萄认识,原味仙草是大志的妈妈介绍给袁望的媳妇,袁卫国明白了。

  墨理耐着性子对待韩佩嘉,她也明白这是应付她,心里很伤心。愤怒之余她又去找秦天尧,要和他联手对付墨惠雅。墨理告诉佩嘉的目的是为了彻底打垮他们,墨惠雅觉得佩嘉暂时不会把筹码告诉任何人的。袁卫国询问墨理的意见,他建议他们动员掐断秦总的所有资金来源,然后监视秦总所有见面人,

  葡萄害怕害了仙草,大志的母亲想让仙草在家多带几天,和袁望好好相处一下。

  小露介绍麦克葡萄是他现男友,葡萄听了很惊讶,原来是小露想要和麦克;联手撮合葡萄和墨理在一起。墨理去看葡萄,但是葡萄开口就是韩佩嘉,这样墨理很郁闷。

  仙草过来帮助葡萄整理卡片,葡萄告诉仙草自己的哥哥有病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仙草告诉葡萄这些自己都明白,她也劝葡萄多往好处想。

  墨理回到家对着葡萄的照片说葡萄是倔驴,不可理喻。

  心心认识了新朋友,两个人玩的很开心,葡萄把心心送到了学校。

  袁卫国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佩嘉让墨理通知他的父母自己要去见他。佩嘉告诉他们自己三天后和墨理订婚,而且她还要担任公司的总裁,买过墨惠雅说有的股份。(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葡萄打电话告诉袁卫国,小望一直等他一起上班,袁卫国听了激动坏了,马上去找小望了。袁卫国和小望一起打扫卫生,两人一起劳动一起喝水。葡萄告诉袁卫国想让他帮忙找到石头的爸爸。袁卫国答应了,他觉得孩子的确不应该没有父亲。

  墨理陪佩嘉去挑选婚纱,正在调选时麦克打了电话,佩嘉让他有事先忙。墨理去了约好的地方却看见了葡萄,两人正在争吵游轮人员请他们上船。

  葡萄上船看到了很多玫瑰花,还有一个人在拉小提琴,葡萄很担心小露,他让墨理赶紧打电话麦克。

  小露说麦克长的丑,把麦克气疯了都。墨理告诉葡萄自己三天后就要韩佩嘉结婚,他还把葡萄丢在了水里,在船上葡萄是个猪脑袋,从来不知道自己爱她。

  葡萄得知了墨理是因为迫于威胁才和佩嘉结婚,非常气恼的去找墨理,他说墨理不爱韩佩嘉这样和她结婚只会在一次伤害韩佩嘉。

  心心在学校出了点事,他偷了同学的手机,葡萄爬去跟老师和家长解释。墨理去了佩嘉家,佩嘉的母亲拿出佩嘉的照片给墨理看,她希望墨理对家家好点一点。

  佩嘉回来看到墨理,她警告墨理离她的父母远点。

  袁卫国告诉葡萄自己已经去找石头的父亲了,葡萄希望袁卫国阻止墨理的婚礼,袁卫国告诉了葡萄墨理和秦总的父子关系。

  墨理告诉母亲自己去了韩佩嘉的家里,他觉得很内疚,可能他们太自私了,他希望母亲能真诚的对佩嘉道歉。

  葡萄告诉墨惠雅自己的母亲临死前让自己原谅袁卫国和墨慧雅,所以她希望墨惠雅不要把对秦总的恨转嫁到儿子身上,也请她珍惜墨理的人生。

  墨惠雅依偎在袁卫国的怀里陷入了沉思。墨理打电话给麦克,让他帮自己一个忙,墨理带着佩嘉去了一个轮船上,韩佩嘉并不理解墨理的用心良苦,她告诉墨理休想用一次浪漫就把自己打发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佩嘉让船长赶紧回去,墨惠雅把公司交给了佩嘉,他很真诚的请陪嫁原谅自己,但是佩嘉并不肯原谅他们,她给佩嘉做了一个坏的榜样,希望佩嘉好好生活这不什么都重要。

  葡萄去了学校,回来告诉石头他可以和心心一起上学了,仙草很感激,仙草的丈夫回来找他们,葡萄很欣慰,袁卫国看到身边的一对儿女也很开心。

  大志的母亲得知仙草走了有点失望,她原先让仙草和小望做媳妇呢。

  医生给袁卫国换了国外的新型药,也是起着缓解作用,最重要的还是尽快换肾,袁卫国很担心葡萄在自己死后就要承担一个父母的责任,他现在需要的就是时间,这段时间和小望在一起才觉得自己是个父亲,小雅安慰他以后每天都会过这样的日子,袁卫国让小雅放下心中的仇恨吧,去和秦总谈谈。

  墨慧雅去找秦总,她想要和秦总好好谈谈,她认输了,请秦总收手吧,她累了不想再斗下去吧,但是秦总不肯原谅她,他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墨慧雅完蛋。

  墨慧雅告诉了儿子当年的事,说了秦总为什么恨她,而自己为了祈求他的原谅自己和家人断绝了关系,她不敢告诉秦总儿子的存在,因为她怕儿子被抢走,让墨理恨自己,把墨理送到寄宿学校是因为那段日子是最他最黑暗的日子,她想通了,墨理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墨理得知了母亲的事非常体谅母亲的心情。

  心心的同学们进行乐器表演,博得了很多家长的赞扬,原来这是一群孤独症儿童表演,心心最后也表扬了一首歌,送给孙娜一份礼物,还像孙娜道歉自己弄丢了孙娜的手机。心心记得每个同学的生日,孙娜打开了礼物盒发现是一部手机,这时孙娜承认手机是自己弄丢了和心心没有关系。

  秦天尧的公司已经在墨惠雅的掌控之中了,袁卫国让墨理取消明天的婚礼,墨理却不愿意取消婚礼,这是他欠佩嘉的一个道歉。

  大志的母亲告诉葡萄大志也知道墨理要结婚的事情了,而且也劝了墨理,但墨理不听。

  麦克去找小露,在小露面前麦克觉得很自卑,小露赞美了他。两个人组合练习朗诵一首诗送给葡萄。

  葡萄去找墨理和他练习拳击,葡萄打了墨理一拳拥抱了他一下就离开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佩嘉看到自己和墨理大学时的合影很伤心,她母亲让她邀请墨理来家吃饭。

  大志的妈妈劝自己的儿子别老这么折磨自己了,墨理和葡萄酒和像他和葡萄是一样的,因为爱才不得不放弃。

  婚礼现场已经布置好了,嘉宾们也都到了,但是韩佩嘉却没来,墨理宣布佩嘉取消了和自己的婚礼,小露一听非常高兴,连忙打电话葡萄,葡萄也是欣喜若狂。

  秦总打电话给佩嘉,明天接受墨慧雅的公司千万别错过看好戏的机会,佩嘉简短说句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墨理去见秦天尧,墨理将他们的计划都告诉了秦天尧,他不肯相信墨慧雅会舍弃面子做一些事,

  葡萄去蛋糕房定了蛋糕,上面写着墨理和袁心的名字,然后发信息给墨理,墨理看了很开心。韩佩嘉打电话约大志出来,大志应约去了,韩佩嘉请他陪自己喝酒,庆祝自己是个傻瓜,大志劝她要好好的过下去,两个人最后喝的大嘴。

  墨理和葡萄两人互诉衷肠。

  袁卫国醒来发现小雅还站在窗前,小雅问他明天他们会失去很多,但是袁卫国说他们也会得到很多。

  大志又一次睡在了韩佩嘉的穿上,大志居然很开心。

  佩嘉和秦总一起来了墨慧雅的公司,但是却看到袁卫国在电视上报道自己和葡萄、袁望的关系。由于这件事股票大跌,墨理告诉秦总他的公司依然还会归还给他。墨理告诉佩嘉自己没有取消婚礼是为了让佩嘉羞辱自己,但是佩贾不肯相信。

  墨理为了救佩嘉被车撞了送进了医院,葡萄忙跑了过去,墨理被撞伤了脑袋不认识葡萄了,葡萄紧紧地抱着墨理不肯离开,后来才发现墨理戏弄自己。墨理出来让佩嘉原谅自己,佩嘉感动得的拥抱了墨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志的妈妈去买水果让墨惠雅帮忙照看心心和袁望,心心问她谁的衣服大,并帮他整理头发,她问墨惠雅自己长大了之后可不可以和她一样的漂亮。

  检测结果出了,墨理和葡萄的肾都不能捐肾,血型都不一样,而袁卫国的血型很特殊,医生让他们尽量在一周之内找到肾源吧,否则很难预料。袁卫国要出院,葡萄不肯让他出院,袁卫国告诉葡萄自己不想在医院等死,想回家吃葡萄做的拿手菜。

  袁望和袁卫国玩的很开心,墨惠雅也到厨房想帮忙葡萄,他很遗憾这么多年从来没给袁卫国做过饭,墨惠雅告诉葡萄自己和他父亲把所有的资金都投到了慈善机构,葡萄听了默默地走了出去。

  小露说大志白日做梦想去总裁老婆,佩嘉说自己会嫁给他的,佩嘉说大志很善良很宽容很踏实,有很简单。一大家人举杯欢庆,非常的开心。快乐。

  袁卫国和儿子讲故事,大家都很开心,最后她终于哄睡了袁望,他晚上还要和小望一起睡,小望自觉地往里面挪了挪。

  墨惠雅告诉儿子袁望的肾一定可以,她想让墨理跟葡萄说说让袁望去医院检查,如果可以的话袁卫国就有救了。袁望晚上睡觉时保住了袁卫国还喊他爸爸,袁卫国留下了眼泪。

  葡萄咨询汤校长有关孤独症捐肾的情况,汤老师让他去医院咨询下另外还有了解相关的法律。墨理问一声他父亲的病什么时候开始的,医生说墨理应该知道的,墨理和葡萄问那个医生袁望的肾是不是匹配,葡萄听过医生的话马上跑了。

  墨理打电话母亲说了葡萄知道袁望体检的事情,大家都去了葡萄家去寻找葡萄,但是都找不到她。墨理求母亲不要再欺骗葡萄了不要再伤害她了。

  袁卫国突然想起葡萄回去那里了,墨理开车带他去寻找,最后在她母亲曾经要跳崖的地方找到了葡萄,葡萄很伤心觉得父亲为了袁望的肾才肯亲近袁望的。墨理劝葡萄帮帮她的的父亲,墨惠雅也向葡萄跪下了,她央求葡萄救救他的父亲,葡萄答应问问自己的哥哥。墨惠雅放声痛哭。(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墨惠雅一直守着袁卫国,他告诉袁卫国自己准备好了一切,袁卫国问她如果她病了会要墨理的肾嘛?不会,袁望是自己的儿子还有病,所以他也不忍心要袁望的肾,墨惠雅表示自己要和袁卫国一起去死,在外面看到这一步的墨理很伤心。

  葡萄告诉袁望父亲的情况,还告诉他失去一个肾不会死去的,葡萄又想起了汤老师的话,像袁望这种情况会有风险的。葡萄将母亲的日记教给了袁卫国,希望他可以自己选择,袁卫国出了院和儿子一起大嫂校园的卫生,父子两个配合的很默契,袁卫国心里已经做出了选择,他以前做出了太多的错误,所以他要弥补,他决定不要袁望的肾源了。

  袁卫国走向大海,准备自杀,而袁望悄悄地跟在了他的身后,袁卫国在水里突然发现小望也跟了过来,但是他突然犯病,袁望将他救了上来。两人一起躺在了沙滩上。

  袁望背着犯病的袁卫国去了医院,由于及时袁卫国没有死。

  专家开了评审会,大家问袁望是不是愿意捐出自己的肾给自己的父亲,袁望大喊救爸爸,在协议上签了自己的名字。袁卫国赶来告诉大家自己不接受儿子的肾源,他要求取消手术,葡萄请求父亲不要取消手术,袁望已经答应了。

  袁卫国和女儿一起出现在公众面前,引起一阵掌声,在办公室里袁卫国把墨理的手和葡萄的手放在了一起,他很欣慰两个人能在一起,原创剧情,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墨惠雅,他走了她会什么都慌了,所以让她在公司里做些什么省的她总是想起自己,他希望墨理能够好好找看自己的母亲。

  墨惠雅给袁卫国准备了上山的衣服,她一直不停的给袁卫国准备衣服,袁卫国提醒她自己已经用不着了。一家人在海边拍照留影,心心问袁卫国死了以后会住在哪里,袁卫国哄她说自己也会住在手机里一直陪着他们。

  墨惠雅向公众通告自己要开一个残障人公司,给残障人一个就业的机会,他的这一举措迎来了公众们的一片赞扬。

  墨理向葡萄求婚了,大志的妈妈和墨惠雅都很高兴。

  袁望已经可以自己去取款机取钱了,还像正常人一样购买礼品,一家人终于快了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全剧终)(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